top of page

遊於山水之境:盆景與空間

文|吳軍


  婷雅的作品風格一直有種東方的感受,從媒材選擇來說是透過中國傳統技法——水印木刻來展現其東方觀點。水印木刻保留了木頭紋路與雕刻痕跡,創造出筆墨難以達成的細膩質感。婷雅的版畫作品刻意將色彩做有限的處理,保留住了大量墨色,觀者自然會將其與傳統水墨連結。背景處理方式不像是西方極簡的美學,那種偏向設計過或是刻意塗白的方式,在某些部分還是留下淡淡墨色,採用東方文化中的留白形式,讓整個畫面充滿輕柔的律動感,更加深主題的空間營造。


張婷雅,涓流敘,2019
張婷雅,涓流敘,2019

  在討論婷雅作品前,我們能透過東西方園林差異,去理解作品中所要討論的空間概念。以西方園林中最經典的凡爾賽庭園為例,樹林構築的林蔭大道當作中軸線,兩邊對稱左右開的格局,搭配上雕像裝飾的噴水池,花草經過精心修剪排列出幾何圖形;中式園林以蘇州園林為例,能看到石頭砌成的山丘,搭配水塘與植物,亦搭配盆景作為裝飾,試圖模仿自然景象。兩者邏輯上就有很大的差異,其中重要的是對於空間的處理方式,西式庭園更趨近於人造的平面性,從空中鳥瞰整齊有秩,帶有一種數學設計的思維。但在中式庭園中所要強調的是空間視覺的營造,從不同門、窗、平台望出去仍有不同景致,使人身在自然中,試圖要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這種風格體現在東方盆景營造,包括中國與日本風格,透過對於植物的人為塑造,並搭配假山石,形成一種能放置於室內的擬自然景觀。


Abbot Delagrive,凡爾賽宮和花園,1746
Abbot Delagrive,凡爾賽宮和花園,1746

中式庭園洞門景觀
中式庭園洞門景觀

  盆景再現了庭園景觀,而庭園再現了自然景觀,這種層次空間的轉譯方式被運用在東方空間的營造中。如傅柯(Michel Foucault)所提及的異質空間(heterochronies),文人透過此種空間場域進行經驗的交流,並營造出相異於現實的幻境。透過傳統山水繪畫的多重視點,構成複雜的空間網路,並透過盆景形象將其串連,我們能夠過這條脈絡去觀看婷雅作品中的空間概念,每個空間都能互相連結,遊於其中。


蘇州園林中的盆景
蘇州園林中的盆景

張婷雅,山嵐尋跡,2019

-

參考資料

朱衣仙(2017)。異質地誌學與明清文人園林場域的相互證發。東海中文學報,34,1-48。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