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卡_2022_黃小燕_正面800.png

​視覺設計/洪大鈞

2022.11.30 wed ─ 12.24 sat

風吹過的天空,雨落下的土地。
黃小燕 個展

S__16326687_bw.jpg

我們都是上個世紀八零年代滋養出來的畫家,繪畫的本質、色彩、線條、甚至最後形成出來的氛圍,讓繪畫回到初心這件事,成為了一直以來的信念。成長歷程所有知識的來源來自書本閱讀,因此想要講故事的時候就會用文字來說故事。相對於現階段年輕藝術家用圖像來說故事的經驗值是非常不同的。以圖像餵養長大的小孩,當然會用圖像來敘事;而我們這一代以文字餵養長大的人,就會用文字來說故事。


但是,繪畫不能講故事嗎?我的繪畫傾向於詩、散文,而不是短篇小說或劇場劇本模式。然而年過半百,我也習慣了整天以電腦或手機操作訊息傳遞感情的工具,回到繪畫本身更坦然、更舒適,更不在乎那些他人需要在藝術市場取得一席之地,那些離我太遠。但是終究繪畫展出是要觀眾看的,不是自己珍藏的珠寶譬如錦衣夜行般自我滿足,畫家不就是藉著繪畫作品傳遞自己的樣子給別人看嗎?現在的我,是怎麼樣呢?貝象與抽象風格的桎梏,漸漸不再圈囿本來就有邊框的畫布,心中的丘豁不再需要真的描摹出具體的風景,我深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安身立命可能是最好的狀態。


然而多麼慶幸的是:無論世界如何運轉,無論人心多麼浮躁,我還能畫畫。例如偶然的一天,看見氤氳水氣之下的山,格外清麗。樹影婆娑,風吹著,那景象美得讓人窒息,卻無人可言說,但是我可以畫畫,既幸福又孤獨的時刻,一個人偷偷樂著,享受與忍受著。人常說少年唯一的遺憾就是愛而不可得,行至中年也該瀟灑地將遺憾放下,此刻的我,想要畫出年過半百的眼睛所及,心越來越遼闊,對世俗的紛擾卻越來越冷淡。
抽象繪畫是我的舒適區,熟練、自在,以及完全有把握。但是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進入這個「舒適區」之前需經過多少年的磨練,因此我從不輕看許多畫家畫來畫去就是那些東西那些顏色那些構圖那些主題,因為那就是他。似故人歸來,起步的是他,走來的是他,歷經各種生活的磨礪是他,最終成為風格的也是他。他也是我。


也許我們都曾經有過那種時刻,也就是:外頭艷陽高照,內心卻大雪紛飛,但是畫出來的景象卻很誠實,緊繃的世俗之心也該鬆弛了,安靜恬適的滋味正一點點滲透進入苦澀的人生。我也想描繪現實,彷彿真實卻又不真。因為現實與繪畫之間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就像前幾年我在歐洲自駕,沿途風光明媚、凹凸有致,美到讓人心痛。但是拍了照,照片裡就是一張照片而已。照片裡沒有深度、沒有溫度、沒有空氣裡的氣味與氛圍,只有銳利的邊界、只有紙上風景。行萬里路,最後也不過是在腦袋裡儲存一生的風景。


或許是年紀漸長,簡約淡泊之美逐漸佔據審美的標準,因為我們知道「曾經滄海難為水」的華美與糾結終將落幕,取而代之的是醞釀了人生滋味的果實,酸澀與否似乎不是最重要的,一如生命旅程中的磨難與貧困之於藝術家似乎是必要配備,但是有些人就是可以輕裝便履,一路千山萬水不需要經歷風霜,依然能夠結出美好的果實。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不同,但是每一個人卻終將殊途同歸。一如風吹過的天空,雨落下的土地。
 

14:00~18:00 
開放 : 週三、六      

預約 : 週二、四、五 (FB粉專預約)   


 

>二空間藝評